眷念西安解放七十周年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6-17 12:53

  人民解放军进入西安受到群众夹道欢迎。

  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发出向关中进军命令。

  第一野战军六军指战员渡渭河解放西安

  时光的指针,穿过70载悠长的岁月

  历史的回音,带我们追溯到1949年5月20日……

  这一天,叫“希望”,红旗、歌声、号角,驱散了久驻西安的阴霾,一座城市重获新生

  这一天,叫“解放”,千年古都回到人民的怀抱,崭新的纪元拉开帷幕,升华出坚定的信念

  这一天,苦难从此远去,千疮百孔的西安,擦去满眼的泪花

  这一天,每个梦境都滴着甜蜜,所有歌喉沾满金色的音符

  这一天,长风将红旗深情地抱紧,每一寸红色啊,都是胜利进军的号角

  有一段记忆,在血火的洗礼中愈发鲜亮

  有一种精神,在岁月的更迭中熠熠生辉

  这一天,永垂史册,在峥嵘的岁月中留下永不忘却的纪念

  这一天,历久弥新,在炽热的回忆里刻下永不磨灭的印记

  滚滚铁流、猎猎旌旗,中国共产党人用舍生忘死的无私精神、英勇无畏的革命气概,换回一座千年古都浴火重生,换来万千人民迎来光明。

  历史的长河 翻滚着昔日英勇的浪涛

  时光的琴弦 弹唱着今日辉煌的旋律

  回眸!胜利的这一天,一座丰碑永恒矗立在古都厚重的黄土地上。

  铭记!拨开弥漫的硝烟,再次走进“解放西安”这幅波澜壮阔的动容画卷……

  抢渡渭河 “挺进,挺进!向大西北挺进!”

  1949年的春天,九州解冻,万象更新。

  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捷报频传。在大军压境的形势下,胡宗南集团惊恐万状,把防守重点放在陕、甘南部至宝鸡一带,算盘着守西安,可作依托,弃西安,退有后路。

  毛泽东主席、朱德总司令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,号召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奋勇前进,坚决、彻底、干净、全部歼灭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,解放全国人民。

  “当时,‘打到西安去,活捉胡宗南’已成为全军的战斗口号。”时任第一野战军第六军军长罗元发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‘五一’过后,我和陈海涵参谋长到各团检查整训情况,来到十六师四十六团驻地时,老远就传来一阵嘹亮的歌声:挺进,挺进!向大西北挺进!千百万受苦受难的同胞在等待我们……演练进攻的战士像一只只小老虎,跃出堑壕,越过障碍,冲向‘敌人固守的城垣’。”

  1949年5月17日晚,罗元发突然接到通知,把解放西安的任务交给第六军,全军上下一片欢腾。“西安是胡宗南盘踞了十几年的老窝,这个光荣任务交给了我军,谁能不高兴呢!说真的,各部队争分夺秒地进行战斗准备。饲养员把平时节省下来的饲料加喂骡马;炊事员在炒菜时总是多加两勺油,让大家吃得更多些。地方的同志派来了担架队和大车,帮助运送粮草、弹药;村干部选了最熟悉情况的乡亲来给部队当向导。各部队都开展了英勇杀敌立功竞赛活动。四十九团二营六连有个战士叫马成贵,本来没有什么文化,却写了一首出色的《枪杆诗》:不怕苦,不怕难,不怕挨饿没有饭,不怕行军路程远,不怕战斗流血汗;不怕渡河有艰险,英勇杀敌做模范;遵守纪律政策不违反,打到西安活捉胡宗南。这首《枪杆诗》抒发了指战员们坚决攻取西安的决心。”

  5月19日下午,各部队先后到达渭河北岸。渭河是西安西北部天然屏障,咸阳大桥是通向西安的重要孔道。毫无疑问,抢渡渭河是解放西安的关键一环。谁知,敌人炸毁了咸阳桥,又破坏了所有的船只,并用一个加强保安团和一个炮兵连的兵力封锁河岸。

  “当时正是春汛季节,河水较深,河宽有40多米,要想顺利抢渡过河,必须探明水位,找出一条有利于渡河的路线。于是团里当即决定:侦察排再次出动摸清渭河水深情况。”时任第一野战军第六军十七师四十九团团长聂凤炎回忆:“全团战士顾不上休息,擦枪的擦枪,捆炸药包的捆炸药包,积极做好渡河准备。”